2018-年终总结

在生日的最后一刻,就发一个年终总结吧!说来也少见,今年生日居然是新历和旧历24/25号连在一起。

职业发展

缘由

今年算是这几年变化最大的一年,也算是最迷茫的一年吧,离开了工作4年的团队。
其实离开的理由很简单,单纯觉得再不离开,就要在这家公司一直待下去了,但是作为年轻人,还是要开阔一下视野的。不只是从技术上,还是公司运作,结识人脉等。

所以,尽管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喜欢更换环境的人,但还是决定离职了。其实有这个想法,最早是在2016年的时候的,但是万万想不到,老爸的病又复发了,换工作的想法也就压下来了,想起来也要谢谢那段时间老板Charles在工作上减轻了很多压力。后来到了2017年,万万料不到BDT居然把中国部裁掉了,回想起来,就感觉到Charles挺早开始着手了(笑),不过大家都是挺惊讶的。后来还是跟着Charles留在了与非,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离开才是上策,不过可能太突然了吧,刚开始居然没有这想法。

到了2018年过完新年,回到公司就决定和Charles提离职了,刚开始,Charles并没有过多的挽留,毕竟年轻人,挺难留住。但后来虫虫上的项目要开展,Charles也开始劝我留下,还开出了3月让我去找工作(结果3月出差上海整整一周!),找不找得到都给我加薪的条件,我想着不错就欣然接受了。结果3月出差而且没什么准备,找工作并不顺利。4月中旬的时候还是决定离开,和Charles商议了,5月底将虫虫的基本架构实现了,才离开。

后来半年,旅游,做兼职,找工作,算是给了自己半年多的Gap Year。但后面找工作的经历,倒是让我有点迷茫,但却更坚定决心。

求职

9月,开始慢悠悠的投投简历,然后发现,珠海招Python研发的很少啊,就开始也将职位瞄向广州了。几轮面试下来,发现自己的面试准备并不充分,面试经验太缺乏,主要有几点毛病:

  • 表现的不够自信,其实回想起来,自己工作上的并不算差
  • 对于常见的面试问题没有准备,部分概念,其实心里有谱的,但是讲不出
  • 面试要体现自己会什么,而不是真的等人一个一个问题来问,回答问题也是要展开的

当时,除了面试上的问题,也发现自己技术和视野上,和现在主流的需求不大匹配,市场上基本都是想要有高并发高可用的人才,而我以往的工作经验,这方面确实欠缺,这个是我要加强的。同时也发现,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还有大部分软件公司,更像是做服务的,给个人用户/公司提供社交/商业上的服务器,是需要用户量堆积的,所以对高并发高可用等人才需要比较多。而我之前所做的项目,其实大部分,更像提供一个工具,比较单纯的软件,比如文件迁移系统,Camfi的单反控制器,Nativ的高清播放器等,是以某个功能为卖点的。

面试的时候,也遇到很多情况,印象最最最深刻的就是去远光(点名批评)面试了,一共两个面试官,其中一位问我平时有没有逛什么论坛的,比如CSDN,我就回复说CSDN我基本不逛的,结果莫名的遭嫌弃了。还有另一位,居然还和我争辩WebSocket有没有用处,他是没必要的。所以最终面试结果当然是相看两厌了。还有一家,去了两趟广州面试,最后开的薪资还比我原来低N k(具体多少不好意思说了),简直比不要我还更伤我的心。

反思

在BDT和与非工作的4年,一直跟着Charles手下工作,从国外项目,研发自主产品都小小的经历过了。倒是有些感触。国外的月亮未必更圆,其实一些国外的项目和产品,技术挺老旧的,而且也比较小众。管理上,也和国内一样,有的很细致,有的却粗放。在BDT的时候,各种权限,各种要求,有时候都入职1年了,我该有的权限却发现还没有,但是优点就是,需求管理到测试和开发十分细致,每一条需求变更,都会写出相应的测试用例,并且需求十分清晰。反观同是国外管理的DTS的项目呢?有时候需求只有仅仅的一句话,从框架到代码结构到界面设计都需要自己思考和琢磨。

小众的DTS

DTS项目的,真的很小众,一个NAS的文件迁移系统ShadowFS和一个将各种存储映射成文件存储的SAM,估计以功能稍有技术的公司看来,这两系统根本就不需要买,只要研发部花些时间,就可能弄一个简单能工作的出来了。但是就这么一个东西,卖到了EMC,宝马等,相信这些公司也是有自己的IT部门甚至研发部门的,然而却依然选择购买,果然对于软件使用,国外和国内的习惯还是不同。记得在BDT的时候,一个冷门的测试工具,一个License几万块,然而国内基本都没人用,而是基本使用selenium。DTS的项目就像这种,估计在国内是走不通的。同时,也是经由这个项目,感受到了Window Server确确实实占领了不少份额的,毕竟,功能开发都是以Window版本的优先。

其实说道地,这两个存储相关的项目,技术含量确实不高,并不是一些分布式存储系统的开发,只是对与市场的了解和需求充分了解,毕竟听说这两个产品是很火的,但难点其实就是对业务的理解,FUSE和兼容各种存储设备上吧。

纯属玩票的地道8

地道8,不论现在还是和在刚接手的时候,都觉得是一个玩票性质的项目,甚至上玩票都算不上。毕竟,一个对社交产品丝毫不了解的公司,一堆没有调研的需求,一个红海的市场,这个项目连水漂都没打起。同时也是经由这个项目,让我觉得Charles是一个很好的项目管理,但并不是一个好的产品,他对于风险的敏感性和项目进度的把控很是让我佩服,但做自己产品时,确实需求多变,而且主要以个人喜好为主,不过也可能是我的偏颇吧,毕竟我也只是从我自己的角度看。总而言之,在一阵毫无效益也没有什么投入的地推后,地道8的也就这么终止了。对我唯一的好处就是,我喜欢上Python了,而且之后的开发都是以Python为主了。

可惜的Fycket

Fycket一个业务上有趣,却在刚好有起色时死于非命的项目。想不通,在大洋彼岸的美帝,违章停车的罚单居然能通过请律师来废除的。可惜,在这个项目投入的太少,开发就2人,IOS和我,短短的上线时间,居然也收到了几百张的罚单,2000多用户,毕竟只是在纽约城而且是华人间使用,不过正准备开始着力推广的时候,项目却戛然而止了。没头没脑的,知道才听说,主要的项目负责人,刚好家里出事了,所以项目就这么黄了。

出乎意料的Camfi

Camfi是我在公司里最好看的自主项目(和Bakpal,地道8作比较)了,当年刚知道这个项目的时候,想着,就这么一个单反控制器,能卖个多少钱,想不到现在越卖越好了。Camfi其实很有成功的基因的,虽然市场小,但是最开始国内进场的不过,而国外的产品,大家都懂得,贵而且并没有太好用,Camfi就刚好掐着这两者,比国内友商的更好,虽然贵一些,功能和国外的相近却便宜超多,现在听说比国外最大的卖得火了。虽然,我在这个项目投入的时间和做的不多,主要帮忙维护了一下Window和Mac的客户端一段时间,但是也学习到,有时候一些简单的“疼点”却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商机。现在Camfi估计也凭借着硬件上的成功,开始着手市场空间更广阔的“云”相册应用了。技术上来说嘛,发现C#写起来真的比Java要爽,可惜了平台原因。

不过到最后,马哥都没有送我一台Camfi,有点可惜啊,其实相比Bakpal,我更想要一台Camfi,毕竟我有台NAS了。

缝缝补补的Nativ

Nativ,不知道Charles在哪接回来的项目,不过最后听说公司也有股份了,也算是半个自己的产品了。佩服Charles的这一点,总是能接到各种项目,而且相当会谈判,在做Nativ时就体会到这点了。在Nativ时,负责DMS模块,想不到自己也要写一个类似于Window上Media Palyer的东西(其中一个功能)。这是第一次写C的项目,还是交叉编译到Android上,后来检查内存泄露的时候,发现了好多问题。这个项目,原本是有一个旧的代码的,不过做DMS的时候发现,那份代码对libupnp框架魔改了很多,更绝的是大部分不知道修改了什么,为什么修改,后来从功能和需求上一合计,不用那一份旧的,我重新写一个,不过屠龙少年最终成了龙,我最终也对libupnp做了不少修改,不过也尽量在SVN的Commit上写清楚做了什么修改,在代码上也加了注释。

直到做Nativ,我这个音乐白痴才知道有这么多音乐格式,无损无压缩的,无损压缩的,有损压缩的,还有音乐的一堆属性,Album,Artist巴拉巴拉的。同时,用过libupnp库后,就一直有心思要弄一个自己的DMS库,在自己家里当媒体库,把照片和音乐都导进去,想想都美滋滋的,要开始动手了。

命运难料的Bakpal

Bakpal,其实就是一个硬盘盒,市面上已经太多太多类似的产品了,其实我不大明白为什么会想做这个产品,尽管一开始是想做一个有点类似于IPFS分布式文件存储的功能(部分功能类似),但相对于硬盘盒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虽然,在市场方面和生产方面,已经有Camfi积累下来的经验,对于这种硬件设备的生产和推广已经有一定的套路了,但其实我依然有点看空。所以Charles,一直和我说这个项目会分我2%的股份,我其实是一直没放在心上的。说道这个股份,其实除了个别员工,是要投钱的,说1W占1%,Charles暗地里和我说我不用,这点倒是不敢让投钱了的同事知道。后来我离职的当天,Charles还和我说如果我现在决定不走的话,这个股份还是有效,可惜我到现在还是不看好Bakpal,为什么呢?除了之前提到的,其实还有其他原因,当我提离职的那一天,也就是春节假期后,才发现原来Tony悄无声息的离职了,而且过了2天后,Jim和Justin也相继提出离职。我一直觉得,Tony和More在公司是镇场子的存在,而且Jim和Justin也是开发的中坚力量了,这样一来,公司的开发能力真的降了很多。Bakpal的一些功能也是之前Tony开发的,所以面对于有公司还有其他项目,而且开发人数下降,面不了影响到Bakpal的进度和功能质量。

关系户的虫虫拜拜

虫虫拜拜这个项目,是拖我离职的主要原因,本来3月提离职,走个正常流程就可以走了,但是虫虫拜拜一确定下来,Charles就开出了令我心动的条件:加薪和让我观望一个月继续找,然后就这么拖到了5月末才离开了。某些方面也多谢了这个项目,让我这个大乡里去了次上海,进了陆家嘴的高档办公楼长长见识。同时明白,一些外包的项目,和人脉关系很大。这是Charles的一个微软的朋友牵的线,当然,Charles现在也很看重这个项目,听说主力都在做这个,好像也导致Bakpal的进度缓了下来,不过我也已经离开了。突然想起,在做这个虫虫拜拜的时候,招个一个刚毕业的前端进来公司,当时挺紧的,所以基础差了点都没有问题(因为前端的Vue项目的大体框架、选型和模块划分等我都搭好了,只需要一个基础的来实现),但是经过他,我才知道对于一个小公司,一个新职员基础差不是最大的问题,而态度和学习能力才是。有一晚,项目演示的deadline,都在赶进度,我这边服务端基本可以了,突然他走过来和我前端和服务端联通不了,让我帮忙看看,当然这没问题的,但重点是,他直接回座位上玩手机了,这态度就尴尬了。后来发现是他请求的域名,将”www”打成了”wwww”,我也不算很生气,和他说不要再打错了,当然,不重任的,在这发生不到1小时,晚上12点的时候,又再次敲错了,更气愤的是,还是甩手掌柜不管。这事情算是在我这几年工作中,印象深刻的了。

技术发展

关于技术方面,由于今年离职了,在找工作,同时闲下来也开始看看书,写写博客,发现自己还是欠缺挺多东西的。

其实关于技术方面,我我觉得我并不太差,但是对于国内需求的一些工具,很多由于之前做的项目,并不是需要这么强的并发之类的,使得我在这方面的经验比较欠缺,同时也是自己学习和希望有个相应的平台来见识一下,毕竟实践出真知。而且也趁着这个大长假,把一些理论知识补充不少。

同时,也开始发现,自己之前可能只是对实现了某个功能,某个工具感兴趣,而对于软件工程学上的一些关注,反而比较少,比如使用领域驱动设计等概念和设计组织复杂系统的开发,对于长远发展来说,这些理论知识和实践是必不可少的,今后必定要进行一番恶补。

旅游

虽然工作不如意,但是今年旅游上,倒是玩得花了,上山下海统统都满足了,不过还是喜欢爬山多一些,老年人爱好。

四川

6月末7月初的时候,自己背着包,走上了四川的进山之旅了。四姑娘山二峰算是新手入门体验级的山了,想不到之前的雨崩徒步什么的和它一比,都不是个事。坚持着不骑马走到了大本营,第一天从早上9点多,一直走到了下午快5点才到的大本营,可能由于冷风的原因,在大本营冷得一直抖,从5点半的晚饭,到7点穿着一身的衣服进睡袋,还是觉得冷。原本是打算,要是继续暖和不了,就放弃登顶的,还好晚上11点的时候,开始感觉热了。到了第二天早上2点(大半夜),就准备登顶了,还一直下着雨,向导幺哥还问我爬不爬的,我说他做决定听从安排,后来待到3点雨小了才开始登顶。第一次见过脚踝的雪,不过南方人的我也没心情激动,甚至照都没有怎么爬,太累了,走一步路都要喘气。没记错的话,是8点多登顶的,手脚并用的爬上去,虽说二峰并不危险,但是还是要小心的。下山后,回到大本营就感觉累了,只能骑马回去镇上,也还好骑马了,因为快到镇上的时候雷暴雨,要是还逗留山上可危险了。

./二峰顶.jpg

爬完四姑娘山后,又坐着大巴,整整从早上10点坐到第二天中午到达网红稻城,期间在康定睡了一晚。318一路变了很多,2012年骑川藏线时,都是烂路,满身都是泥巴,而现在嘛高速柏油路,瞬间觉得自己年纪大了。稻城也没什么好说的,打个卡,走的难度和二峰一比,完全是小Case啦。

./五色海.jpg

泰国

8月下旬的时候,受微信群的朋友诱惑,还是独身一人背着包就前往泰国涛岛考潜水证了。其实第一次不跟团出国(也是第二次出国),而且还是一个人,心里还是有点小紧张的,不过一下飞机,满大街的中文,我就淡定了。记得刚下飞机到曼谷,就赶去考山路准备坐晚上的班车去涛岛了,还好遇到一起上岛的吴爽小姐姐,有经验英语又好,让我轻松了很多。岛上考潜水证的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天天下海看鱼,一群天南地北的朋友吃饭看美女轻松过。不过泰国发现,贫富差距也挺大的,老城区满大街的流浪汉,晚上走在路上会发现很多人水路边的。

./潜水.jpg

健康

今年开始,觉得身体没之前能熬了,不是体现在熬夜上,而是缺乏运动的力量上。就像去爬四姑娘山那里,我其实是应该能走路走完的,不需要骑马,所以感觉找到工作后,也要检查运动了。

同时,也发现自己开始对登山相关的运动感兴趣,或许可以看看有没有机会学学攀岩。

投资

今年的股市简直“迷人”!虽然我也就1-2W玩玩,但是这样也都亏了快4K了,中美之间的经济摩擦,增长缓慢等,或许是一个长线的进市好机会?然后现在没收入,也就不考虑这些了。

而且今年也买了下比特币玩了下,亏了1K,也还好,也幸好很早就放弃不玩了,没有等到年底的大跌,不然就不是1K的问题了。我觉得炒币并不适合我,甚至还不如股票,主要是炒币7x24小时,需要关注的新闻还不比股市少,虽然我是佛系炒股,但大市的新闻我还是留意的,而币圈满大街的假消息小道消息,玩起来实在太累人了,并不适合我这种谨慎类型的小投资者。同时,其实我不大看好币圈,首先区块链的风吹了这么久了,实在没见有什么真正落地的项目,更多的是各种币的上市,在我看来简直是圈钱的节奏。当然,我还是认为区块链是有用的,但并不是一种颠覆革新的技术,我只认为它在一些需要有不可串改的记录场景的地方有用,比如银行的账单记录等,这也是我一直没去学去了解区块链开发的技术和知识的原因,因为我觉得它目前是被风吹起的猪,不过现在估计也快要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