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行-day0-7月7日-到达成都

一直迟迟未动手写这篇游记,本来就不是一个擅长动笔的人,但是人生难得有如此一次旅行,怎么也要记录一下;
记事就重庆到成都的早上开始吧,一大早,尽量小声的和蒲王一起把自行车从11楼坐电梯下来,俊健也来帮忙了,然后去车站的路中也遇上了过来帮忙的锐杰和佛辉(ps:本来以为不需要他们帮忙的,结果发现如果没有他们,我和蒲王只有骑去火车站了,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去到轻轨二塘站那,一个乘务人员居然说不能上,苦逼,拆车,前后轮,问的士“师傅,2辆自行车能上么?答曰“不行,怕弄坏尾箱”or“装不了!”,后来抬上轻轨站那,然后我和蒲王拿自己的车架,锐杰拿着4个轮子,一个乘务员估计猜到我们是骑行川藏线的,说了一句“让他们过吧,别碰到人了啊!”然后就屁颠颠的坐上了轻轨。
到了火车站上,大家在大大个的重庆火车北站那照了个合照就急急忙忙的进候车室了。在候车室那遇上了一位在成都开厂的东莞老板-
黄老板,多亏他在火车上帮我们看着车架,而且上火车时帮我们提着轮子,不然我和蒲王可要狼狈不堪了。在中午时,还在火车上,黄老板还过来找我们说请我们去餐车吃饭,可惜我和蒲王睡得迷迷糊糊的说了声谢谢拒绝了(ps:黄老板没坐票,只能去餐车,而且我们的车架也只能放到餐车那,所以他帮忙看着)。
到达成都了,急急忙忙的把车子组装好,弄到广场上,然后看到一位也是骑行川藏的哥们,居然把车子的快拆忘在家里的,悲了个剧,他只好让哥们去买。找到了事先说定的某位同校的同学,也没见过面的,打算一起组个队,可惜后面也没有一起走,不过有一位说在美国骑行过,一身军装野外打扮,姑且叫他军迷男吧,目测挺厉害,但是他们那队就比较水了,第一天成都到雅安就崩溃了,只剩下军迷男一个人走,不知道其他的还有没有继续了。
在火车站各种找路,终于找到了武侯祠的九龙鼎青年旅社了,路上还见着一个哥们说了一句”我擦,都是高大威的啊!“,刚到九龙鼎就遇上了一路上的队友-
华哥,一个在仲恺读书的09级惠州人,对话如下:蒲王”帅哥,在这住啊?也是骑行的?“华哥”对啊!“(普通话)……”广东人?边度噶“(白话)然后的巴拉巴拉的,而且还有跟华哥一起的波仔-
云浮的,和华哥同学校同年级。
剩下的时间就在逛锦里,买药物和部分剩下的装备中度过了。
晚上,时间倒流到华哥喝了半瓶泸州老窖的时间,来自上海的胡子大哥登场,一个猥琐和文艺汇集一身的青年,和我们说定了一起出发!桌子上还有一个忘了叫什么的people自己出发的,可惜话不多,被醉酒后的华哥大声说内向了=。=!当时根本没感觉他醉的很厉害,因为他还能去给别人修车!!结果第二天酒醒了,他就忘了我名字,但还认得我,胡子大哥就被他完全给忘了,可怜的胡子大哥啊!
在逛街,探路,就一直等到9号才出发了,不得不说一下,春熙路的妹子真多,成都的妹子真漂亮!

火车站前合照

火车站前合照

锦里的妹子,其实我挺喜欢这范儿的

锦里的妹子,其实我挺喜欢这范儿的

还是锦里

还是锦里

锦里的XX,叫表演还是行为艺术?

锦里的XX,叫表演还是行为艺术?